童年

罗大佑词曲

Play

池塘边的榕树上
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
操场边的秋千上
只有蝴蝶停在上面
黑板上老师的粉笔
还在拼命叽叽喳喳写个不停
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
等待游戏的童年

福利社里面什么都有
就是口袋里没有半毛钱
诸葛四郎和魔鬼党
到底谁抢到那支宝剑
隔壁班的那个女孩
怎么还没经过我的窗前
嘴里的零食手里的漫画
心里初恋的童年

总是要等到睡觉前
才知道功课只做了一点点
总是要等到考试后
才知道该念的书都没有念
一寸光阴一寸金
老师说过寸金难买寸光阴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迷迷糊糊的童年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太阳总下到山的那一边
没有人能够告诉我
山里面有没有住着神仙
多少的日子里总是
一个人面对着天空发呆
就这么好奇就这么幻想
这么孤单的童年

阳光下蜻蜓飞过来
一片片绿油油的稻田
水彩蜡笔和万花筒
画不出天边那一条彩虹
什么时候才能像高年级的同学
有张成熟与长大的脸
盼望着假期盼望着明天
盼望长大的童年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盼望长大的童年

By Long Luo

一句话感悟 —- 写于11月11日晚:

这个世界上有的人和你之间的关系就像是平行线,永不相交;
有的人和你就像是不平行的直线,从遥远到相交,之后逐渐天各一方;
有的人和你就像是两条射线,在起点处有交互之后永无交互的可能;
有的人和你就如同向电流线,勉强在一起却只会排斥的越来越远;
有的人和你就像是双绞线,虽然有一定的距离,但却不断曲折向前,永不分离!

By Long Luo @2009年11月11日 at Futian, Shenzhen, China.

By Long Luo

时间已经到了10月底了,按照农历来算已经快要到冬天了,而在深圳却感觉不到深秋的寒意。这个时候在我老家和成都的话,应该到处是黄叶纷纷落下的场景和空气中弥漫的成熟的气息。走在深圳的街头,炙热的阳光和满眼的绿色,俨然是夏天,只有小区里垂下来的一串串芒果,才提醒我原来秋天已经来到了深圳。

持续了几周没有降雨,这在深圳是很少见的。记得来了深圳之后经常是凌晨和傍晚会下一场小雨,把空气洗的格外清新。而现在的我就如同这天气一样对前途和未来充满了焦灼不安。离开了学校这个温暖的港湾到踏入社会这个充满了未知风暴及暗礁的海域,既有战胜未知的渴望,也有彷徨和迷茫。学生生涯时也曾想早日泛舟社会这个大海,而在大海里几个月之后才发现自己这条船在锻造的时候没有锻造出足够的抗击风浪的能力。回首自己走过的这条路,不知道自己选择的这条航线是否能够能够到达鲜花和荣耀的彼岸?

“穿过幽暗地岁月,也曾感到彷徨,当你低头地瞬间,才发觉脚下的路!”不知道为什么,工作之后很喜欢许巍的歌,喜欢他略带沙哑的嗓音,那来自灵魂的歌唱。想起十几年前的斑驳的上学路上的一个小孩,在想着自己将要去何方,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大,自己多想看看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正如许巍的《曾经的你》,“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如今你四海为家!”

这是一次未知的远航,狂风会带来巨浪,但也会让风帆鼓起;风浪再大,只会锤炼水手的坚强。远处那漆黑的天幕,依稀可以看到星星的亮光!

Long Luo 2009年10月31日下午于深圳

By Long Luo

从去年开始玩《仙剑四》开始,到现在已经玩了不下5遍了。我实在是太喜欢里面的音乐了,已经记不得自己多少次在深夜里听着mp3里面的原声音乐带,回忆游戏带给我的感动。一直很想写一篇文章记下自己的感觉,然而提笔时又困难重重。音乐是好,可是怎么个好法?好在哪里?又多次在深夜里认真听了几遍,认真体会,结合主角性格和游戏剧情,写下了这些感想。

哀婉飘逸的《迴梦游仙》

《迴梦游仙》作为仙剑四的主题曲,是仙剑四的灵魂。无论影视剧还是游戏,音乐都起了很大的作用。而仙四的主题曲无疑是非常成功的。

《迴梦游仙》在仙剑四第一版宣传动画里作为背景音乐出现,是我听到的最早的仙剑四音乐。总体感觉是音乐的音跨度很大,婉转而又悠扬,充满了哀伤。开始不知是曲笛还是其他竹管乐器吹出高音的引子,这些音非常高。两遍重复演奏的旋律作为前奏,之后哀婉的二胡用舒缓的低音走出主旋律。主旋律的节奏就比较舒缓,选用二胡演奏,配合一些电子打击乐。而二胡本身的音色特点柔美且抒情,声音极富歌唱性,宛如人的歌声,适合用来表达这种如泣如诉的情感。结尾又重复一下前奏,遥相呼应,构成一个环形的结构,宛如在倾诉一个故事。

在第一版的宣传动画里面,配合着动画里面云雾缭绕,耳边响着哀婉的二胡和不知什么名字的古典乐器的打击乐,真给人一种御剑乘风的感觉。正如音乐名字所说,《迴梦游仙》整首音乐的音比较高,显得非常灵动飘逸,“游仙”恰如其分;整个旋律进行着一个循环,好像是在倾诉一个哀伤的故事,而里面又有很多个小故事。的确是“迴梦”。

阅读全文 »

我喜欢的一些现代诗:

一、烦忧

烦忧
戴望舒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二、雨巷

雨巷
戴望舒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默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阅读全文 »

By Long Luo

At 14:28 on May the 12th, I was studying in the fifth floor of No.2 Teaching Building on my campus in Chengdu. Suddenly I felt that the desk was swaying, the first idea came to my mind was that who was shaking my desk. I swept then found that all the schoolmates there were also confused. Then I realized that it was earthquake. I ran towards the emergency staircase and tried to escape as quickly as possible. The staircase was full of students, which seemed too long. Finally, we got outside, only finding many students on the roads, lawns, the squares, streets, all stunned.

At that night, I slept on the playground starring at the dark sky. I heard of terrifying news on the radio that a magnitude 7.8 earthquake attacked Wenchuan. Calling to mind of the day, I was so fortunate but scared.

Firstly, I was lack of the sense of emergency escape. When facing danger, it is not right to follow the instinct but to stay calm. To rush out of the building doesn’t make sense if the earthquake was too fierce for the building may be collapsed at the moment. The best way is to find somewhere safe to stay.

阅读全文 »

By Long Luo

认真看完了日剧《一公升的眼泪》),心里有一种很强的冲动,迫切地想把自己的一些感受写下来!说起这部片子,主要是在外网上看到了一个帖子,作者力荐大家看看这部电视剧!其实我个人很少看电视剧的,看这部电视剧的主要动力是女主角泽尻绘里香太漂亮了,而且由于当天下午考的一门课考得很郁闷!

我很少看到如此感人至深的电视剧了,记得小时候看电视时也会时常流泪,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人对事都有了新的看法,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我流泪了!但是看完了《一公升的眼泪》,我再也没有忍住我的眼泪!也许是我没有谈过恋爱,剧中的爱情不能让我感动什么!只是剧中感人至深的亲情让我再也不能忍住眼泪!我想把我的一些感受写下来。

阅读全文 »

By Long Luo

寒假里看《历史的天空》,对小说里的对汉字中的“”的这段解析极为欣赏。“‘我’什么都是,又什么都不是?我可以是手持戈,也可以是桩边草,要是去掉左上角这一撇呢,又成了个‘找’字。嘿嘿,你别说,距离‘我’字最近的就是个‘找’字。人啊,一辈子就是个‘找’字,找来找去就是找那一撇,那一撇是什么?对于商人来说,那一撇是钱财,对于政治家来说,那一撇是官位,对于男人来说,那一撇是女人,对于女人来说,那一撇是男人,对于军人来说,那一撇就是对手,找到了对手我才是我。”细细品味,感觉蕴含了丰富的人生哲理!

不过在我看来,我就是找自己想要的东西,人的一生不过在不断寻找和找到的重复过程罢了!每个人想要找到的东西也许不同,但是要找的东西也因为一个人在不同的时期而不同!在幼儿园小学时,会为了父母老师的一次表扬和卷子上鲜红的100分而努力学习;在高中时,大家梦寐以求的是心中理想的大学入取通知书;大学时,那一撇可能是自己的人生的奋斗目标,抑或是一份满意的工作;在生病的时候,拥有一个的健康的身体看来是多么的幸福;失败落魄时,成功的那个结果和喜悦则成了自己最需要的!找到之后,又有新的目标和追求!正所谓“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阅读全文 »

By Long Luo

这篇文章是大三时在学校内网(5come5)写的,关于我的一位同班同学,发表于5come5 BBS灌水区。

RX的5C5的现场,是和别的论坛不同的:都是花上几分钟的时间,注册一个ID,可以肆无忌惮的水。灌水的RXers,每每会得到0.05FY,灌一次水,——这是是水区的灌水所得,而在别的区里,要涨到1.00FY——在水区正常的跟帖,水完了睡觉;倘若肯转一些好帖,便可以多赚几个FY,如果发的帖很好,那就能加为精华了,但这些水民,多是转帖,大抵没有这样有才。只有牛X的内网强人,才会发些原创作品,有的加为精华有的加色,慢慢地水。
    
我从在内网注册了ID起,便一直苦于没有FY购买FTP流量,feng9feng8说我不懂版规,RP又差,怕灌水会被版主抓住,就先在内网潜水罢。那些版主,虽然大部分不太苛刻,但认认真真看每一个帖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水贴从水民里发出,看过每一个帖子是不是太短,又亲看是不是水贴,然后放心。在这严重监督下,灌水拿FY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feng9feng8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版主的情面大,也没有封我IP,便改为在各个区转帖拿FY的一种无技术含量的发帖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在内网潜水,专在各个区转帖。虽然没有什么灌水之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
    
版主是一副凶脸孔,水民们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冷莫到水区,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冷莫是注册时间很晚而发帖数量又很多的唯一的人。他的ID很一般;深色的头像,签名里时常夹些收购空卡的广告;每天发帖量都居发帖榜榜首。虽然经常发帖,可是内容雷同,大多都是在图区和水区刷版。他在图区发帖时,总是要占几十楼到一百多楼,可以得到大把的FY。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很开朗的一个人,feng9feng8和我都还没有搞懂他为什么注册个ID叫冷莫。冷莫一到教室里上课,所有班上的同学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冷莫,你昨晚又灌水到2点了!”他不回答,一边对feng9feng8说,“今天上课,要认真听讲,下课后还要回去灌水。”便开始正襟危坐。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在图区刷版了!”冷莫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早晨亲眼见你在百度上搜图,然后发图。”冷莫便涨红了脸,额头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发图不能算灌水……发帖!……,能算灌水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内网的精华在水区”,什么“水区是交流的地方”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 教室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阅读全文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