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By Long Luo

寒假里看《历史的天空》,对小说里的对汉字中的“”的这段解析极为欣赏。“‘我’什么都是,又什么都不是?我可以是手持戈,也可以是桩边草,要是去掉左上角这一撇呢,又成了个‘找’字。嘿嘿,你别说,距离‘我’字最近的就是个‘找’字。人啊,一辈子就是个‘找’字,找来找去就是找那一撇,那一撇是什么?对于商人来说,那一撇是钱财,对于政治家来说,那一撇是官位,对于男人来说,那一撇是女人,对于女人来说,那一撇是男人,对于军人来说,那一撇就是对手,找到了对手我才是我。”细细品味,感觉蕴含了丰富的人生哲理!

不过在我看来,我就是找自己想要的东西,人的一生不过在不断寻找和找到的重复过程罢了!每个人想要找到的东西也许不同,但是要找的东西也因为一个人在不同的时期而不同!在幼儿园小学时,会为了父母老师的一次表扬和卷子上鲜红的100分而努力学习;在高中时,大家梦寐以求的是心中理想的大学入取通知书;大学时,那一撇可能是自己的人生的奋斗目标,抑或是一份满意的工作;在生病的时候,拥有一个的健康的身体看来是多么的幸福;失败落魄时,成功的那个结果和喜悦则成了自己最需要的!找到之后,又有新的目标和追求!正所谓“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阅读全文 »

By Long Luo

这篇文章是大三时在学校内网(5come5)写的,关于我的一位同班同学,发表于5come5 BBS灌水区。

RX的5C5的现场,是和别的论坛不同的:都是花上几分钟的时间,注册一个ID,可以肆无忌惮的水。灌水的RXers,每每会得到0.05FY,灌一次水,——这是是水区的灌水所得,而在别的区里,要涨到1.00FY——在水区正常的跟帖,水完了睡觉;倘若肯转一些好帖,便可以多赚几个FY,如果发的帖很好,那就能加为精华了,但这些水民,多是转帖,大抵没有这样有才。只有牛X的内网强人,才会发些原创作品,有的加为精华有的加色,慢慢地水。
    
我从在内网注册了ID起,便一直苦于没有FY购买FTP流量,feng9feng8说我不懂版规,RP又差,怕灌水会被版主抓住,就先在内网潜水罢。那些版主,虽然大部分不太苛刻,但认认真真看每一个帖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水贴从水民里发出,看过每一个帖子是不是太短,又亲看是不是水贴,然后放心。在这严重监督下,灌水拿FY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feng9feng8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版主的情面大,也没有封我IP,便改为在各个区转帖拿FY的一种无技术含量的发帖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在内网潜水,专在各个区转帖。虽然没有什么灌水之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
    
版主是一副凶脸孔,水民们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冷莫到水区,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冷莫是注册时间很晚而发帖数量又很多的唯一的人。他的ID很一般;深色的头像,签名里时常夹些收购空卡的广告;每天发帖量都居发帖榜榜首。虽然经常发帖,可是内容雷同,大多都是在图区和水区刷版。他在图区发帖时,总是要占几十楼到一百多楼,可以得到大把的FY。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很开朗的一个人,feng9feng8和我都还没有搞懂他为什么注册个ID叫冷莫。冷莫一到教室里上课,所有班上的同学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冷莫,你昨晚又灌水到2点了!”他不回答,一边对feng9feng8说,“今天上课,要认真听讲,下课后还要回去灌水。”便开始正襟危坐。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在图区刷版了!”冷莫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早晨亲眼见你在百度上搜图,然后发图。”冷莫便涨红了脸,额头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发图不能算灌水……发帖!……,能算灌水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内网的精华在水区”,什么“水区是交流的地方”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 教室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