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By Long Luo

At 14:28 on May the 12th, I was studying in the fifth floor of No.2 Teaching Building on my campus in Chengdu. Suddenly I felt that the desk was swaying, the first idea came to my mind was that who was shaking my desk. I swept then found that all the schoolmates there were also confused. Then I realized that it was earthquake. I ran towards the emergency staircase and tried to escape as quickly as possible. The staircase was full of students, which seemed too long. Finally, we got outside, only finding many students on the roads, lawns, the squares, streets, all stunned.

At that night, I slept on the playground starring at the dark sky. I heard of terrifying news on the radio that a magnitude 7.8 earthquake attacked Wenchuan. Calling to mind of the day, I was so fortunate but scared.

Firstly, I was lack of the sense of emergency escape. When facing danger, it is not right to follow the instinct but to stay calm. To rush out of the building doesn’t make sense if the earthquake was too fierce for the building may be collapsed at the moment. The best way is to find somewhere safe to stay.

阅读全文 »

By Long Luo

认真看完了日剧《一公升的眼泪》,心里有一种很强的冲动,迫切地想把自己的一些感受写下来!说起这部片子,主要是在外网上看到了一个帖子,作者力荐大家看看这部电视剧!其实我个人很少看电视剧的,看这部电视剧的主要动力是女主角泽尻绘里香太漂亮了,而且由于当天下午考的一门课考得很郁闷!

我很少看到如此感人至深的电视剧了,记得小时候看电视时也会时常流泪,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人对事都有了新的看法,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我流泪了!但是看完了《一公升的眼泪》,我再也没有忍住我的眼泪!也许是我没有谈过恋爱,剧中的爱情不能让我感动什么!只是剧中感人至深的亲情让我再也不能忍住眼泪!我想把我的一些感受写下来。

阅读全文 »

By Long Luo

寒假里看《历史的天空》,对小说里的对汉字中的“”的这段解析极为欣赏。“‘我’什么都是,又什么都不是?我可以是手持戈,也可以是桩边草,要是去掉左上角这一撇呢,又成了个‘找’字。嘿嘿,你别说,距离‘我’字最近的就是个‘找’字。人啊,一辈子就是个‘找’字,找来找去就是找那一撇,那一撇是什么?对于商人来说,那一撇是钱财,对于政治家来说,那一撇是官位,对于男人来说,那一撇是女人,对于女人来说,那一撇是男人,对于军人来说,那一撇就是对手,找到了对手我才是我。”细细品味,感觉蕴含了丰富的人生哲理!

不过在我看来,我就是找自己想要的东西,人的一生不过在不断寻找和找到的重复过程罢了!每个人想要找到的东西也许不同,但是要找的东西也因为一个人在不同的时期而不同!在幼儿园小学时,会为了父母老师的一次表扬和卷子上鲜红的100分而努力学习;在高中时,大家梦寐以求的是心中理想的大学入取通知书;大学时,那一撇可能是自己的人生的奋斗目标,抑或是一份满意的工作;在生病的时候,拥有一个的健康的身体看来是多么的幸福;失败落魄时,成功的那个结果和喜悦则成了自己最需要的!找到之后,又有新的目标和追求!正所谓“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阅读全文 »

By Long Luo

这篇文章是大三时在学校内网(5come5)写的,关于我的一位同班同学,发表于5come5 BBS灌水区。

RX的5C5的现场,是和别的论坛不同的:都是花上几分钟的时间,注册一个ID,可以肆无忌惮的水。灌水的RXers,每每会得到0.05FY,灌一次水,——这是是水区的灌水所得,而在别的区里,要涨到1.00FY——在水区正常的跟帖,水完了睡觉;倘若肯转一些好帖,便可以多赚几个FY,如果发的帖很好,那就能加为精华了,但这些水民,多是转帖,大抵没有这样有才。只有牛X的内网强人,才会发些原创作品,有的加为精华有的加色,慢慢地水。
    
我从在内网注册了ID起,便一直苦于没有FY购买FTP流量,feng9feng8说我不懂版规,RP又差,怕灌水会被版主抓住,就先在内网潜水罢。那些版主,虽然大部分不太苛刻,但认认真真看每一个帖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水贴从水民里发出,看过每一个帖子是不是太短,又亲看是不是水贴,然后放心。在这严重监督下,灌水拿FY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feng9feng8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版主的情面大,也没有封我IP,便改为在各个区转帖拿FY的一种无技术含量的发帖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在内网潜水,专在各个区转帖。虽然没有什么灌水之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
    
版主是一副凶脸孔,水民们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冷莫到水区,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冷莫是注册时间很晚而发帖数量又很多的唯一的人。他的ID很一般;深色的头像,签名里时常夹些收购空卡的广告;每天发帖量都居发帖榜榜首。虽然经常发帖,可是内容雷同,大多都是在图区和水区刷版。他在图区发帖时,总是要占几十楼到一百多楼,可以得到大把的FY。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很开朗的一个人,feng9feng8和我都还没有搞懂他为什么注册个ID叫冷莫。冷莫一到教室里上课,所有班上的同学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冷莫,你昨晚又灌水到2点了!”他不回答,一边对feng9feng8说,“今天上课,要认真听讲,下课后还要回去灌水。”便开始正襟危坐。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在图区刷版了!”冷莫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早晨亲眼见你在百度上搜图,然后发图。”冷莫便涨红了脸,额头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发图不能算灌水……发帖!……,能算灌水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内网的精华在水区”,什么“水区是交流的地方”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 教室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