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3/10世纪

By Long Luo

一、30

三十年前的现在,我正要挣脱母体来到这个世上。

有时人并不一定要问清楚自己所做某事的目的,也许凭着感觉会更好些,就像胎儿出世一样,是一种本能,探讨本能的目的,就像探讨鸭子的蹼为什么能游泳一样,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艰难命题,所以郑板桥说难得糊涂,糊涂之难在于清醒的人也要装糊涂,并从中得到释然与快乐,一般人不行,本能就不允许它们这样,我似乎还可以。

孔子有云:“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 是啊,三十而立,立什么呢?拿什么立呢?

以前写年度总结时,总觉得离30还有一段挺远的距离,一度想一直二下去,但是随着2018年新年钟声的敲响,终究还是变成了三字头,一眨眼,我已是名中年人。

三十而立,像黑暗小屋里一个做了很久的梦
三十而立,像旅途中一个睡醒即到站的明天。
可预见的悲欢却无法触摸
烂在了时光的怀抱里遍寻不回
天真的少年还在我的皮囊里聒噪
任性的情绪还时时左右着我的神经
前十年在做梦,又十年在追梦
近十年不断地将梦境代入现实
居然是真的,我翻过了三座小山
从少年走到青年,再逐渐走向中年
回头一看,仿佛一部黑白跳跃的默片
时光倏忽一瞬

我曾说,看呐,
二十五岁之后
男人的年龄穿梭似箭
小时候仰起头看到的叔伯
和我们如今仿佛年纪
他们用孱弱的身体扛起扁担挑起谷箩
仅仅为了围着灶台而转的家庭妇女有米下锅
他们似乎更苍老、更坚毅、更孔武有力
在我们心底架起了一座坚不可摧的桥梁
而如今,我也要被晚辈们如此仰视
只是我的双手尚嫌细嫩柔弱
我的双肩很久未曾触碰过担子
凭什么站成人字,站成港湾一泊?

二、6

我虚岁6岁上的小学一年级。

大学时,说起年龄来,比同学们普遍小2岁左右,当时还有点沾沾自喜,但后来逐渐回顾反思,才知道这并不是一件好事,甚至是很悲剧的事情。

一来我性格就偏内向,小时候身体比较瘦弱,比起大了自己一岁的同学,容易自卑; 二来家里很穷,又没见过什么世面,认知能力不足; 三来因为自卑,怯于表达,没有利用各种活动去锻炼自己,这是一种恶性循环。

按照马太效应,这种情况进一步恶化,一直没有得到有效纠正的机会。

可以说我人生前二十多年,一直处于这种心智不健全的状态,自卑,木讷,封闭自己。以致于工作之后,花了好几年时间才逐渐克服这种自卑心理,学会如何表达,学会正视自己,学会如何和异性正常的沟通交流。

如果人生可以重新选择的话,我不会再选择这么早上学,可惜人生没有如果。

三、12

中考之后,考了一个还可以的分数,本来按部就班的话,我会按照中考志愿进入本市的二中读高中,不过当时因为亲戚家的小孩去了临川一中读书,我也因此进入了离家一百多公里的一中读高中。

进入临川一中读书之后,被分在了12班,从此和12这个数字结缘了3年。

回首高中生涯,同学们其实可以分为3种:特别聪明的,聪明且自律的,聪明但缺乏自律的。对于智商特别高的这部分人,对社会和自我认知水平都很高,从来不需要来自外界的压力。而能进一中的学生,都笨不到哪里去,最后能否考上大学其实差别在于自我约束能力。

高中三年,我基本上贯彻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但现在回想起来,对于出身不太好的学子来说,高考如此悲壮,真实原因是因为我们的选择实在太少太少,以致于只能把出人头地的机会死死押在读书这件事情上。

虽然我读书的时候,虽然老师还在教育我们一考定终生,但高考早就不再像改革开放时那样真真切切的改变命运了。

当然客观来说,我属于现行高考制度的受益者。因为高中那些知识点,体现在几张试卷一百多道题上,那么记忆力好和逻辑思维强的学生就能考到高分。

但作为一名经历者,我特别能理解寒门子弟上学的艰辛,以及对鲤鱼跳龙门的热切期许。这种期许不是来自一个人,也不是来自父母或长辈,而是来自整个群体。

也就是说,作为当时条件下,所有人坚信的唯一通道,会使未成年的我们来不及自我审视和思考,直接扎堆挤上这条路。

四、100

在18岁之前,我人生的所有足迹都在以我所在村庄为原点,半径为100公里的圆内。

小学时,从家到学校要走3里路;初中时,要骑10公里的自行车;而从临川一中到我家,只能考转3次大巴才能走完那100公里。

可能是因为小时候没见过什么世面,去过的地方太少,我高中时强烈地爱上了地理。周末在新华书店里,坐在地上,拿起地球仪就能看一天。有时候会想世界上其他人都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也有像我一样的孩子么?这个世界上会有另外一个我吗?

小学里,我班上成绩最好的女同学被老师带去市里玩了一天,回来后写了一篇作文,语文老师念作文给我们听,我们听了很是感慨,因为有很多同学都没去过,只能想象着几十层的楼有多高,路灯和霓虹灯都长什么样?

现在想来,觉得不可思议。不过就是二十年前的中国,农村闭塞贫穷的境地,有这样可怕。

现在想来,苦难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如身陷亘古黑夜一般让人绝望。被苦难的大河横在面前,无法逾越的大有人在,这个淬炼淘汰的过程,本身就印证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道理。 当事人走出困境后反刍苦难,了解它的期限,痛苦感就会让位于成就感,和登山的道理是一样的,会不自觉提炼这种意义,比如意志得到了锻炼,品格得到了升华,人会因此变得达观开阔。

简而言之就是,那么大的苦我都熬过来了,其它的都不算事。

五、2x01xx9x20

我在电子科大读书时学号是2x01x09x20,2x0表示2入学年份,1表示通信学院,x表示专业编号,9表示通工九班,20是我在班级的序号,这个学号伴随了我四年,也将被我铭记一生。

区别于我的很多大学同学,在进入大学之前,我对电子科大和通信工程这个专业其实没有多少概念,只是高考结束后,

大学四年,平淡如水,没有好成绩,也没有犯过事。一个人,天天出没于一些古怪的地方,有时也在想,我是不是有轻度的自闭症,不过就是这样了,如果谈不来,就不开口的好。

大学班上有31个人,我的成绩属于中下流,算是差生了。区别于之前的读书生涯,大学里分数不再是唯一评价标准,我也不再享有优秀学生的待遇了。然而我却无所谓,也许是因为之前读书太苦,太压抑自己了,大学里花了太多时间在图书馆,无效又无用的事情上。

大学,留下的遗憾太多了!

六、15

我从小学一直到大学毕业,一共在学校待了15年。

如果人生可以重新选择,也许更适合我的是继续读书,读到博士吧…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1

三十、0

30年光阴,十分之三世纪,谁知道还有几个30年呢?

不如一切归零,从头开始,以从未生活过的新鲜审视一切,以从未受伤过的心灵重新寻找,以从未迷茫过的心态勇敢追求,以从未知足的饥渴探求知识。

0像
0也像一张鱼嘴,在水里吐出圈圈,像一张惊讶欣喜的嘴巴。

—-Long Luo@2018年08月于地铁5号线
Long Luo Version 2.1 @Hangzhou 2018年9月5日
By Long Luo at 2018年12月19日 @Shenz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