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夜思: 码字与编程

By Long Luo

一、

码字和编程都是我的个人爱好

相比小学学了语文之后就开始码字,我真正接触编程还是要等到上了大学之后。

当然作为一名程序员,编程是我至关重要的技能,毕竟,”Talk is cheap, show me the code“。

码字,换个高大上的说法,也叫写作。不过对于我来说,还是叫码字比较好,毕竟和码代码都差不多,充其量不过是生活工作上的随手记录而已。巴尔扎克不无自豪地说自己是法国社会的书记员,我们只能说是自己苟活一生的书记员。

写作和编程,其实内在是相通的,都是一个创作的过程,都需要事先在大脑中构建一个骨架。然后根据这个骨架,在其中逐渐添加皮和肉,最后形成一个完整丰满的人体。

不过,相比编程需要的绝对严密的逻辑,写作在逻辑上要求就太宽松了,毕竟程序要是出bug了,造成的损失可就大了。

面对一个问题,程序员需要对问题进行透彻的分析,理清其涉及的所有细节,预测可能发生的所有意外与非意外的情况,列出解决方案的所有步骤,以及对解决方案进行尽量全面的测试。

程序员最开心的莫过于程序按照自己设想的方案运行,所有中间分支及数据均按照预定的思路运行,最后得出符合预期的正确的结果。

二、

写作并不神秘,也不高尚,不过是一种倾诉方式,好比有人找朋友聊天,或自言自语,都是抒发内心感受。而写作,不过是将这个过程纯粹化,加以提炼,倾诉成具体的文字罢了。

许多爱好当中,写作最容易被人误会,会特别让人觉得高大上、矫情或伪文艺

其实主要还是理解写作的人知识水平不一致。比如一个人喜欢跑步,他的目标绝对不是跑进奥运会;一个人喜欢唱歌,他也八成没想唱进中国大剧院。平凡人的爱好之所以可贵,在于怡情养性,并通过特定的爱好结识朋友,形成自己稳定的交际生活圈,寻得共同话题和快乐。

和许多其它的爱好一样,无非是消遣、自娱,说得深沉点,叫自我救赎。它与跳广场舞、看电视剧、种花养狗在给予当事人慰藉和快乐上并无二致。

微博上看到一些小学生写的诗歌作文,笔划稚嫩,语言有趣。如果他不饰雕琢,写出本真,比拿腔拿调者更容易成为写作高手。

当今之世,手机人手一部,天下大小事情心里眼中随时过,发表感慨,写点东西已成为抒发内心感受的重要渠道。

比如,心里憋得慌,又找不到对等的倾诉对象,而又非说不可,觉得只有记下来才对得起生活的每一天,慢慢的就会喜欢上写作。

总的来说,写作能够成文,一是对语言文字的把握能力,二是对生活的感受程度。二者缺一不可。

回想写作的意义,对于普通人,就像跳广场舞一样,纯粹是自娱自乐,并以此为信号,向其他人发出真诚邀请。

时间无垠的荒野,有这么几个人,几位志同道不合的朋友,也是一乐。

我不把阅读与写作割裂开来

阅读是欣赏别人的写作,写作是让别人有可能欣赏到自己的阅读。这种互为因果和互为表里的存在,总是相辅相成的。

这也是我为什么愿意品尝一些朋友的文字,这些简简单单的生活记录和感想。

它们比口头言语更直接让人洞悉你想交往的了解的人每一种细微的情感。当隔膜在这个世界越来越容易存在时,了解和理解逐渐成为了奢侈,而热爱写作的人,仍然值得尊敬。

他们——包括我在内的不少人,用比较原始的方式记录和倾诉自己的思绪,希望未来的某一天,再次翻阅它们时,带着时间的深度,可以回忆起某些存在过却很快消失的东西,甚至直抵心灵的最深处。

每一篇文字,都代表一种阅历,只有真正愿意读或读出味道的人,才会成为心灵上和精神上最亲密的战友!

一边是在世俗中受苦,一边在文字中遨游。世俗心和诗心,一个都不能少。

那么,也许可以大言不惭地说,随性的阅读与写作,正在形成我们独特的生活体验,继而造就不一样的人生刻度。

在紧张忙碌之余,如果还能收获三两好友,一起讨论和分享生活的点点滴滴。

这样,也就无憾了。

By Long Luo at 2017-09-21 01:1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