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电十周年校庆随想

By Long Luo

注:
这篇文章是看到母校60周年校庆征文所写。

前言


读大学,相比之前接受的教育,让我意识到原来世界上有这么多这么厉害的人,有这么多要学的东西,心里期盼着什么时候也可以像他们一样优秀。

一、十年


时光荏苒,转眼间,二千多个日日夜夜一晃而过,而我也离开成电有快七年了。

母校50周年校庆时,校庆那几天,沙河校区附近的空地、路上都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豪车。路上经过时,总能听到旁边的议论纷纷,“这是什么什么车,要几百万等”。毕竟,只有很成功的人士才能拥有这些。

随之而来的校庆日,我和三千多名同学们一起坐在体育馆里,听着一些很成功的师兄师姐的发言,不过具体内容早已忘记,印象最深的就是丁磊师兄的发言,说我是而系的,然后电工学院的同学们的欢呼声。听着发言,台下的我们也期盼着未来有一天自己也能站在那个位置。

晚上操场上空持续半个小时的焰火表演是目前为此见过最长最璀璨的,也因为如此,之后对任何焰火都已经了无兴趣。

十年前我还在沙河校区读书,那时候意气奋发,满腔热血,心里想着要干出一番大事业;十年之后,我已接近而立之年,正在南方某海滨城市进行奔三大业,每天挤着地铁,为生活而奔波,早已经没有了当年的豪言壮志、慷慨激昂。

十年前,曾憧憬着要改变这个世界,但是那时候能力不足,只是停留在空谈和做梦而已,可以说是天资愚钝,不得其所;十年后,不得不接受可能自己这辈子都会很平庸。不过遑论多少,我确实是在以自己的力量改变着世界,哪怕仅仅只有那么一点点。

回望过去的十年,发现那些蹉跎掉的岁月确实无法再重新来过,不过也更让我懂得了“Yesterday is a history, tomorrow is a mystery, but today is a gift, that is why it is called Present.”。

少想过去,少想未来,珍惜当下。

二、原点


我出生在一个赣中的小山村里,17岁之前我生活的范围全部在以我家为圆心,半径一百多公里以内的圆里面,直到17岁那年坐上了前往学校的火车,人生第一次才迈出了这个圈子。

老家相比一些山区而言,也谈不上多贫瘠,只是祖祖辈辈的人一直贫穷,窝在这山里,并没有什么出路。记得小时候看见飞机在蓝天上留下的尾迹,我总在想真正的飞机长什么样,到底有多大,怎么飞起来的呢,坐飞机的都是什么人呢,我什么时候可以坐一次飞机呢?

读书时,成绩一直很好,老爸老妈从来不用操心我的成绩。但小时候家里地很多,每次学校放农忙假时,都意味着劳动,心酸和无奈。

我害怕水田里的那些蚂蝗,即使你把裤脚扎紧,它也能钻进你的裤管在你的小腿上这里咬一口,那里咬一口,当感觉又痒又痛时,低头一看,小腿上又爬上了几只肥滚滚的蚂蝗。有首诗是这么写的,“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把栽秧描绘的很有诗意和富有哲理。然而真实的栽秧是,弓起背就像一把拉的满满的弓,腰要弯到眼睛快要接近水面,这样才能看到前面的秧保证不会把秧栽的歪歪扭扭,而且不能慢下来,慢了之后别人就会追上你了。栽秧是非常苦的劳动,长时间弯腰操作,腰疼的直不起来,一行栽到头,连站都站不起来。连续工作十天半个月,每天劳作至少12小时以上,那个苦无法用言语表达。

最苦最难忘还是双抢。农村有句俗话:春争日,夏争时。抢收抢种,时不我待。抢收完稻子,又要抢着插秧,因为所有水田都必须在立秋前插完秧。立秋后插的晚稻秧,稻穗百分之七十是空壳,年底就要大减产。

清晨四点多,迷迷糊糊被父母叫起来去收割全是露水的稻子,等到回去吃完早饭之后马上又再次去田里。烈日下全身混杂着汗水,虫子和各种谷粒杂屑,奇痒无比却不能去用满是汗水的手去桡痒痒,只能默默忍着。一直持续到天黑了下来,才能收拾一下回去。稻子上的蜢子和傍晚乱飞的蚊子总是咬得我们身上到处都是包,又痛又痒。

抢收完稻子之后,马上又需要开始栽秧了。永远忘不了下午出门之后,火辣辣的太阳把整个水田照射得象一口大蒸锅一样,走进田里,脚烫得不能自拔。稍稍适应后,栽秧又开始了。此时,火辣火辣的太阳直射到背上,背上仿佛背着一口烧红的大铁锅,烤得皮肤炙热难受。不一会儿,脸上的汗水泉水般喷涌而出,连眼睛也睁不开,口里渴的划根火柴都能烧着。等到天黑后,去河边洗个澡吃完晚饭,躺在地上都起不来了,这样的日子每年要重复二十多天。如今回想起来几乎不可思议,我那个时候是如何能坚持得下来的。

中考之后,我考上了临近城市的一所知名高中,住校加暑期补课,这意味我从此可以暂时摆脱这种繁重的体力劳动了,但我很清楚,我爸妈肩上的胆子又要更种一些了。也因为做过了太多繁重的体力劳动,在学校读书简直是享受,读书就是希望自己以后再也不用做类似的劳动了。

三、求学


对于出身底层阶级的我来说,从小接受到的父母及身边人的教育就是好好读书,争取成为公家人,可以坐办公室,一张报纸一杯茶呆半天的所谓工作。

我父母也一直希望我能够突破阶级带来的小圈子,而其中最好最快的方式也就是接受更好的教育,见识更大的世界。

小学三年级时,我爸妈为了让我接受更好的教育,托了各种关系,把我从村委会的小学转学到镇上的中心小学。那天早上天刚蒙蒙亮,老爸骑着那辆28式的永久自行车,载着我来到了中心小学。进入教室之后,老师把我安排在最后面的位置。上第一堂课我就懵了,因为老师是用普通话授课的,而我却基本上什么都听不懂。课中老师提的那些问题,我发现我一个都回答不上来,眼看着同学们一个个对答如流,心中有一点点害怕。下午放学之后,班主任走到后面,来到我跟前,对我说:“你不能在这里上学了,你还是回去吧。”听完之后,记得当时很木然,呆呆地掏出课本塞进书包,默然地走出教室,走出学校。直到走出了几百米,眼泪才涌出来。那一年我才8岁,就这样一边哭,一边走了7里路,回到了家。

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懂,也就只知道按部就班地死读书,死做题,然后高考之后考上了成电。

大一刚到成都学院时,内心是非常失望的。一直以来,对大学的憧憬停留在几千亩的大花园,那里有郁郁葱葱的林荫大道,路边长椅上读书的莘莘学子,波光粼粼的湖面,湖边上飘动着绿色的柳枝,不是还会有一阵微风袭来,好清爽!有学识渊博的教授,宽敞明亮的教室,雄伟壮观的教学楼,浩如烟海的图书馆…

成都学院位地处荒郊野外,生活非常不便,老师也只是白天来上下课而已,图书馆小的可怜,完全感受不到大学那种氛围。大二时终于搬到了沙河,才由衷的感叹,这才叫大学啊!然而不幸的是,大四时我们又去清水河拓荒,成了第一批拓荒牛。当然,现在的清水河就是我憧憬的大学校园。

四、大学


努力回忆我的大学生涯,发现并没有留下特别闪光的地方,大学四年是很失败且平庸的。主要原因是一方面不知道该如何正确的努力,另外一方面自己也没有意识去锻炼和培养自己各方面的能力。

可惜人生是没有后悔可言,虽然在社会中折腾碰壁了几年之后,才算慢慢找到了正确的方向,慢慢提高自己。

现在所有的努力只是希望自己能和那些优秀的人差距更小一点。

Created by Long Luo 2016-5-22 22:31:32.
Completed by Long Luo 2016-5-30 01:23:08 @Shenzhen, China.
Updated by Long Luo 2016-6-1 23:25:57 @Shenzhe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