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 纪念毕业两周年

By Long Luo

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

一、尘事

忆昔午桥桥上饮,
坐中多是豪英。
长沟流月去无声。
杏花疏影里,
吹笛到天明。

二十余年如一梦,
此身虽在堪惊。
闲登小阁看新晴。
古今多少事,
渔唱起三更。

第一次读到这首词的时候,是在4年前大学的图书馆里,不过当时限于阅历,无法领悟,只是觉得意境太优美,直到现在还能完整的写出来。

眼下是深圳广大无业游民中的一员,个人的七百多个日日夜夜投进深圳的长河里激不起一丝的浪花,而对于自己却是走完了不短的一段路程。遥想当年刚刚走出校门,对未来踌躅满志,意气风发,虽然不能像主席一样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也曾幻想着指点钞票,喜中大奖,不过却总是离中500万差几个球。待到走入社会,却发现自己是个愣头青,在社会的墙壁上碰的鼻青脸肿,这社会上要学的东西太多太多,不光是技术、做人,还有各种各样的或明或暗的规则…

想起爸妈还在远方的工地上挥汗如雨,自己的这点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想起爸妈说给我的话,如同一盏灯,越过了那一抹淡淡的天幕,照亮我堆积在心中难言的情愫,也指引着我前行的方向…

没有伞的孩子要学会努力奔跑!

二、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接过房东那串钥匙,刹那间,我已变成了一位客居他乡的游子,从此,昂贵的房租将按月提醒我寄居他处的艰辛。

在这里,我不得不守住一些规矩,谁都可以住在我的隔壁,与我一同分享日出日落的风景和晚来时风雨萧萧的寂寞。房东离我很近,客套中自有一份难以缩短的距离。

租房住,始终感到自己是个漂泊的人。如同一件寄存在他处的简单行李,随时都可能搬到别处,因为房东,因为邻居,也许因为我自己。 

By L. Luo于2011年07月14日晚 at Nanshan District, Shenzhe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