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By Long Luo

这几天花了2天时间来认真阅读完了王孟源写的文章,确实有点刷新世界观的感觉。

如何更好的认知这个世界?

By Long Luo

之前整理过Tombkeeper的Renew微博,我断断续续花了几天时间读完了,对我认识这个世界的真相有很大帮助,简单说几个印象非常深刻的点吧:

  1. 伤害能力
  2. 人性很难抗衡。

@tombkeeper人称TK教主,是我很喜欢的一位微博博主,他的很多Renew微博内容都非常精彩,洞悉人性,值得认真阅读思考。

这里我精选了一些他的微博,内容都非常精彩,值得反复阅读,反复思考。

这篇文章会时不时更新。


2021


正义离不开直觉。比如我问你要不要把医院里躺着的植物人都拿去做器官移植,你第一印象肯定是“这怎么可以”。但你要是去细算经济账:植物人消耗社会资源,不再创造价值,而且也已经没意识了,而这一堆心肝脾肺肾能救很多人……这么一算,好像也有点道理。 ​​​​


对待贫困地区扶植的走偶像路线的代言人是否应比对一般偶像明星在舆论上更加宽容(以免影响相关地区脱贫致富)?

对待贫困地区的家庭暴力是否应比对待发达地区的家庭暴力在舆论上更加宽容(以免影响相关地区脱贫致富)?

这两个问题的答案要么都是肯定,要么都是否定。 ​​​​


如果基金、投行们太过明显地去影响股价,就属于“操纵金融市场”,可以坐牢的。但如果散户们自发组织起来这么干应该怎么办呢?显然法律是没办法的。因为法不责众,也没办法责众。立法者可能也没想过这个问题。在制定相关法律的年代,这种情形根本不可能出现。

大量个体在没有领导者的情况下统一去做某件事,这在有互联网之前很难想象,一定有牵头的。但现在有互联网了,所以原来表示“OK”的手势可以被群氓们变成种族歧视的符号。

但是,散户们真的可能通过互联网组织起来而实现劫富济贫吗?

在美股市场,机构投资者持有市值占比约 95%,散户手上只有 5%。5% 怎么跟 95% 斗?不过这一点并不是核心问题。

核心问题是什么呢?是无中心化的组织形式不可能做到隐匿。

散户们在网上的所有讨论,目标是什么,热度有多高,庄家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甚至可以 NLP,可以纳入量化交易系统。而庄家在想什么,散户们根本不知道。

有人兴奋地高呼张麻子打倒了黄四郎。他们可能还真说对了,背后肯定会有张麻子——但这些张麻子是散户吗?


乌合之众,意思是一群像凑在一起的乌鸦一样的人。

通过互联网凑在一起的乌合之众是什么?

还是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可以有很强的破坏力,无论对什么,包括它们自身。具体到游戏驿站这个事情,只有等最后崩盘的时候,它们才会忽然意识到这一点,努力地挥动翅膀,然后发现上面还有几百米厚的乌鸦。 ​​​​


新冠会像非典一样结束还是会像流感一样长期存在?现在看来更可能是后者。新冠病毒和流感病毒一样容易变异。流感几乎没有长期后遗症,但新冠有。所以,即便有了疫苗,人们对新冠的恐惧也将远大于流感。

那么,新冠对经济和社会的影响可能将是长期的。我们的财务投资和人生投资都要基于这个假设。


“走出舒适圈”和众多常用的说法一样,并不是由精确的概念所组成,因而能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解读。所以,解读出来的内容和这五个字本身已经没太大关系了,只是反映了解读者的内心而已。

你现在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很舒适。然后拿起拖鞋抽自己脸。一边抽一边看电视,这就不舒适了。你可以把“走出舒适圈”理解为这种。

现在你能连续做20个俯卧撑。每天就这么练,轻轻松松。但咬咬牙,努努力,费点劲,受点罪,走出舒适圈,可以做 30 个。然而,这么坚持一段时间后,你就又在舒适圈里了。因为这时候 30 个俯卧撑已经变成了你的舒适圈。这样从舒适到不舒适,再从不舒适到舒适,最终有一天 200 个俯卧撑也很舒适。

“走出舒适圈”,不是为了不舒适,而是为了走出,走到另一个地方。“走出舒适圈”是到这个地方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不愿意付出这个代价的人,当然也可以按照前一种方式去解读“走出舒适圈”。这样呢,内心会比较舒适。


从基因上看,人类和人类之间自然是不存在生殖隔离的。然而,从基因上看,大丹犬和吉娃娃之间也不存在生殖隔离。

人类对于人类有很多误解。比如,人类认为其他人类和自己至少在一些基本问题上的想法应该差不多。其实人类和人类在思维上的差异比大丹犬和吉娃娃在体型上的差异还要大。 ​​​​


2020


小明:我不想过那种一眼可以看到头的人生,这样没意思。

菩萨:还有吗?

小明:我也不想生活充满不确定性,这样心里总是不踏实。

菩萨:信不信我弄死你?


年轻人猝死,疲劳只是诱因,根本原因通常还是心脑疾病。其中又以心脏的问题居多。比如病毒感染引起心肌炎,本来可能休息一阵子就好了。但如果加上劳累、寒冷等诱因,就可能造成悲剧。这就是为什么感冒后不要跑马拉松。

所以,心悸乏力胸闷胸痛一定要去医院看,别管忙不忙。领导不批准就找 HR 投诉。


婚姻很大程度上是经济行为。结婚可以降低生活成本。在男女收入差别悬殊的社会,对女性来说婚姻甚至是生活所必须的。

而在男女收入差别不大的社会,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对很多人来说,婚姻降低的那一点生活成本已经可以忽略不计。离婚率自然会上升。

虽然离婚率增高是经济发展的副产品。当然任何社会都不会为了降低离婚率而保持贫穷。

要解决问题,根本还是要提高婚姻质量,改变现在这种自己瞎凑的模式。比如搞个为此目的而设计的推荐系统之类,尽量让能过得到一起去的人有机会认识。

当然,这似乎又是一个反乌托邦电影的题材了。


有一个工资也算挺高的地方,假设工资是X吧。另一个公司,从这地方挖人,用3X 挖。然后他们体系里还有个工资更高的地方,去那个地方还可以再翻倍,也就是6X。当然,工作压力极大,肯定不是每天干 8 小时就行的。

大部分人看到这里后都会奇怪:可以用6X招1个人,那为什么不用X招6个人呢?

当然是因为6X招1个人比用X招6个人产出高。

那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就是一个太巨大的话题了。


我一直跟同事强调工作上要诚实。即便不从道德角度考虑,只要稍微长期一点看,诚实才是最聪明的做法。谎言总会有编不周全的地方。每个人都以为自己能滴水不漏,其实根本没有滴水不漏这回事。

阅读全文 »